墨菲定律

躺尸年更选手
什么都想写,又什么都不会写
主产信白 天雷信右
偶尔写写其他cp
有cp洁癖
没有文笔 雷文专业户

【信白】我们仍未知那天韩信有没有中迷情药(一)

  

最垃圾的我又来丢人现眼了


*hp paro,爱情魔药/迷情剂梗,私设如山


*史莱哲林(蛇院)信×格兰芬多(狮院)白


*一定程度的ooc


  

迷情剂:是魔法世界中最有效、最强大的爱情魔药,特征是珍珠母的光泽和呈螺旋_上升的蒸气,气味根据个人的喜好而定。迷情剂并不能真正的制造爱情,它所能带来的只是一种强烈的痴迷感,其他的爱情魔药也一样。


  00



  “嘿!听说了吗?史莱哲林的韩信和格兰芬多的李白,他们的魔杖居然是一对!”


  


  01


  如果上帝能够再给李白一次选择,他一定不会一时冲动和韩信决斗,更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发现,因为他们的魔杖是一对的而不能互相攻击。


  这个消息在整个霍格沃茨传开了。


  毕竟包括他们自己,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从第一个学年便开始争锋相对的两人,他们的魔杖居然都是冬青木制成,内芯取于同一只凤凰的两根尾羽——这在整个魔法世界,是罕见稀有的。


  “真的吗?这太不可思议了!”一个围着红黄围巾,长着小雀斑的格兰芬多女孩发出小声惊呼,随即又捂上了嘴,试图掩饰自己的失态。


  “李白和韩信不是死对头吗?怎么会……”


  “我也没想到,但千真万确!”打着银绿色领结的金发女孩接下话,“那场决斗很多人都在场,不会有错的。”


  “快多和我说一些吧!我想知道那天是怎样的场景,一定非常有趣……”


  李白默不作声地走在两个女孩身后,看着眼前奇异的一幕:本该剑拔弩张死不往来的格兰芬多和史莱哲林,因为他和韩信,肩并肩地走在了一起,谈论着那场不该有的决斗,和那该死的作为一对的魔杖。


  “……其实李白和韩信根本不是死对头吧,”听完金发女孩的话,格兰芬多女孩不禁感慨,随后得出一个惊人结论,“他们分明是在明撕暗秀!”


  ——谁会和那个自大又讨厌的史莱哲林明撕暗秀,别开玩笑了。


  却不想那个史莱哲林的女孩竟也赞同地点点头:“是啊,你看,他们甚至连魔杖都是一对,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是这样的!魔杖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你们听我狡辩!!


  李白简直想冲上去给她们每人一个一忘皆空,让她们忘掉那场决斗,忘掉他们的魔杖,不会再谈论任何有关他和韩信的事。


  然而流言四起,谣言漫天,就连墙上的壁画和城堡里四处游荡的幽灵们都津津乐道,可那还不算是最糟糕的——


  这是一节需要和组员一起调制魔药的实践课。


  李白很快找上了他平时一起搭档的好友:“马可,我们组……”


  没想到金发碧眼的外国友人露出一个略带歉意的笑,拒绝了他的邀请:“抱歉啦,我已经和橘子一组了,所以不能和你一起了。”


  “亮亮那我们……”


  “嗯?”冰蓝色头发的格兰芬多抬起头来望了李白一眼,在他身边戴着深蓝发带的棕发青年仍低着头鼓捣着面前一会要用的坩埚,不时向诸葛亮提出疑问。


  于是李白在诸葛亮无声的注视下后退两步:“……对不起打扰了。”


  他将视线投向别处,余光捕捉到一个孤独的程咬金,他没打算开口询问,程咬金便笑的灿烂地说:“金金一个人也可以照顾好自己!”


  ???


  不知怎么的,今天的魔药课,所有人像是预谋好了一般,早早组在了一起。导致现在还没有小组的只有李白,还有……


  韩信。


  两个落单的人极为默契地对视一眼。李白迅速别过头,拿起自己的羽毛笔和笔记本,转身走向一张离韩信最远的桌子,俨然一副要自己单干的模样。


  “如果你想因为炸锅而被罚扫三个星期的地下室,我无所谓,”韩信双手交叠于胸前,不紧不慢地走到李白身后,看着栗发少年手忙脚乱地找着要扔进锅里的药材,嗤笑一声,“今天配置的可是迷情剂,出了意外,可不是打扫地下室那么简单了。”


  听到这话,李白的动作明显停顿一下,想起之前魔药课上一些不太美妙的回忆。


  从入学以来一直有着天才之称的他,所有的魔咒只需要看过一次便可以记住,第一次在飞行课上接触扫帚就可以飞得和最好的魁地奇找球手一样好,即使是枯燥乏味令许多学生发疯的魔法史,也能一字不漏地全部背出。


  可他却在魔药学上狠狠地摔了一跤。


  那些发生在坩埚里奇妙的魔法碰撞他没法理解,繁杂多样的魔药名称和魔药配方明明也有很努力去记住,理论知识完全没有问题,可一旦到了实践课,他就会原形毕露——


  “嘭!”


  随着一次爆炸,一股烧焦的气味迅速蔓延整个教室。


  “教授!李白的坩埚又炸了!”——


  炸掉坩埚是常有的事,更别提有一次险些炸掉教室。


  但凡和李白一起搭档过的,谈论起李白调制魔药的水平,都会异口同声的评论一句:“惨不忍睹。”


  就连魔药学的教授也无可奈何:“你……只要不把教室炸掉,我就得感谢梅林了。”


  因此每次魔药课,李白所在的位置周围,都会空出一片,仿佛那里是什么危险区域。而愿意和李白搭档的,永远是固定的几个人。


  可在今天,平日里对他不离不弃的搭档们都抛弃了他,原因不明,导致现在能拯救他糟糕透顶魔药学的只剩韩信。


  李白委屈,但李白不说。


  那究竟要不要和韩信搭档?李白犹豫不决。现在韩信就站在他身后,等着一个答复,只需要他点头同意,他们便是搭档了。


  他思考了很久很久,几度张开嘴,欲言又止,最后却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韩信盯着眼前沉默不语的栗发少年,高傲且急性子的史莱哲林是第一次如此有耐心,也是第一次这么细致地观察这个从入学开始就一直和他作对的格兰芬多。


  他突然觉得,他这个死对头还挺好看的。


  李白陷入思虑时会微微皱眉,细长的睫毛半掩着祖母绿的眼睛;他的头顶总有一小撮不听话的呆毛翘起,在半空中摇摇晃晃,莫名可爱;遇到难题时他还会无意识地轻咬自己的下唇,在嫣红的唇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令人想要触碰亲吻……


  等一下,我在想什么?韩信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想法是多么荒谬。


  ——我怎么可能会和这个格兰芬多接吻?绝对不可能。韩信笃定地想,要是有这样的事情,他甚至可以登上预言家日报头版新闻了。


  韩信强制自己从李白身上收回目光,低头翻看自己的怀表,发现他已经盯着李白看了足足五分钟。


  可李白依旧没有给出任何回答。


  一丝怒意和失落感瞬间涌上心间,韩信还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耸耸肩,“看样子你不需要我帮忙了,那,我祝你好运,不要炸锅了。”


  说罢,他真的背过身,找上了另一张没有人的空桌子,挽起袖子架上坩埚,在他拿出魔杖准备处理材料的时候,传来他等待已久的声音。


  “等等!”


  李白叫住了他,像是做出了极为艰难的决定般,烦躁地揉乱自己一头软软的栗发,不情不愿道:“我和你一组。”


  “好啊,”韩信依然低着头忙着自己的,一眼都没有看向李白,似乎十分不在意的模样,语气间却染上了愉悦和笑意,“那你过来。”


  


  02


  即使李白一点也不想承认,韩信在魔药学上的天赋远高于他,甚至高于其他同龄人。和韩信在一个组,他不用做多余的事情,只需要坐在一旁,帮忙盯着钟表就好。


  李白无所事事地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把玩着一根药草,视线在钟表和韩信中间回转。调配到一半的魔药在锅内翻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白色的雾气呈螺旋状上升,散发出黄油啤酒、巧克力和一股莫名熟悉很好闻的咖啡味。


  这股气味令他有些发昏。透过不停上升的蒸汽,朦胧间他望着韩信,红发青年专注于自己手中的工作,丝毫没有注意到李白的视线。他挽起宽松的黑袍袖子,露出一截精壮有力的小臂,立体的五官和透出认真的红眸在这段时间里格外迷人。


  好像……这个史莱哲林,也没有那么讨厌了。李白迷迷糊糊地想。


  指针滴答滴答地转动,时间如魔法般消失流逝,面前药水已经变成珍珠般的色彩,看样子快要完成了。


  韩信在顺时针搅拌三下后,停下了动作,并不像是因为完成,倒像是陷入了什么难处。只见他皱着眉翻开自己的笔记,试图找出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李白不明所以,站起身来往坩埚里看,他伸手拿起搅拌勺时韩信并没有阻止他,只是淡淡地撇了一眼,然后继续拿着羽毛笔翻找自己的笔记。


  勺起一勺泛着珍珠光泽般的药水,李白凑近闻了闻,浓郁的黄油啤酒味混着巧克力咖啡冲击着他的嗅觉,不难闻却过分刺激,他一下子没握住勺子,让搅拌勺砸回了盛满药水的坩埚里。


  珍珠色泽的药水从锅里向四周撒出,飙溅得四处都是,其中几滴好巧不巧地刚好落入韩信的咖啡中。


  “你在做什么?”不小的动静惊扰到了韩信,他将不满的目光投向李白,又转向坩埚,发现没有要爆炸的迹象后又道,“你小心点,我可不想重新熬制。”


  说罢他顺手拿起了桌上放着的咖啡,在李白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情况下给自己灌了一大口。


  “等一下!别……”


  “?”韩信看着震惊到凝固说不出话的李白,疑惑不已,然后在李白绝望的目光中将手里混了迷情剂的咖啡一饮而尽。


  “我的咖啡怎么了?”


  “……这里边,”李白欲哭无泪,“有我不小心滴下去的迷情剂……”


  “啊?”韩信迷茫地低下头,不知所措地拿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杯子,然后在肉眼可见的变化中,望向李白的目光变得迷离痴情。


  李白惊恐万分,一下子退后十几步,然后朝着在教室里四处走动的魔药学教授发出最后的呐喊:“教授救我!!”


  话音刚落,李白便感觉到有一只手环住自己的腰,还有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转过头去,面对恐怖的事实。


  “怎么了?宝贝。”韩信紧紧搂着他的腰,微微弓下身,拇指不停擦过李白的下唇。此时两人的脸离得极近,鼻尖碰在了一起,温热的呼吸间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彼此的存在。


  “怎么喊救命呢?有谁欺负你了吗?”韩信无视李白的挣扎,关怀地问到。


  “没有……没有的事。”就是因为你喊的救命啊!李白双手抵在胸前,企图推开抱着自己的人,“你先放手!”


  “我不放!”韩信把头埋进李白肩窝,搂的更紧了,“你是不是嫌弃我了,”他的尾音带上了委屈和哭腔,用深沉磁性却带着撒娇意味的声音喊到:“你居然还凶我!”


  ???


  李白几乎要咳出血来,一米八几的高大帅气的大好青年,因为喝了那该死的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的迷情剂,性情大变,表现出这副模样,任谁也受不了这样的冲击。


  “我……我……”李白语无伦次,他丝毫不怀疑现在的韩信下一句会是嘤嘤嘤。于是他求助般地看向周围,却看见了无数张看戏的脸。


  不远处的妲己甚至朝比出胜利的手势,强忍笑意用口型说道:恭喜啊哥,有情人终成眷属。


  李白花了几秒的时间才反应过来妲己说了什么,正欲反驳,旁边传来了教授的声音:“李白同学,韩信同学,虽然你们的感情很令我感动,但是现在还是上课时间。”


  “教授,我不是……”李白弱弱地辩解。


  “不好意思承认吗?”善解人意的女教授安慰道,“不必害羞,谁都有第一次。”


  “我没有……”


  “没关系,我懂。”女教授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然后给李白温柔地施展了一个禁言魔咒,让他错过了为自己辩解的最佳机会,“有什么事情下课再说吧。”


  不!你不懂!


  李白因为魔咒说不出话,不得不放弃挣扎。他绝望地想,即使不动用占卜术,他也能遇见自己惨痛的未来。


  或许不出一天,整个学院都会误解,他和韩信是情侣。


  03


  “韩信和李白到底是什么神奇情侣。”


  “明撕暗秀?为你揭露史莱哲林和格兰芬多找球手的爱恨情仇。”


  “震惊!韩信竟然在厕所里对李白做出这样的事——”


  ……


  李白生无可恋地把脸埋进魔法史书里,听着低年级的李元芳一条一条地念着关于他和韩信毫无根据胡编乱造的小道消息,想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更可怕的是,迷情剂是没有解药的,只能等药效过去了才能恢复原状。然而现在韩信天天来格兰芬多缠着他,吃饭也好上课也罢,简直坐实了他俩的关系。


  看到李白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李元芳放下手中的报纸,拍拍他的肩,安慰道:“没关系的白哥,放宽心,不就是一个男人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什么叫没什么大不了??”李白不可思议,抬起头来为自己辩护,“他毁了我名声清白!”


  这下轮到李元芳不可思议:“不会吧白哥??他毁了你清白??难道你们真的在厕所里……”


  李白简直无力吐槽,伸手弹了一下李元芳的额头,听到一声男孩的痛呼后反问道:“想什么呢,那种小道消息可信吗?我说的清白是指那个意思吗?”


  “哦……”李元芳揉着被弹的地方,撇着嘴道,“不过白哥,你现在不都是在躲着他吗,躲过一个月不就好了吗?”


  “躲?躲能有什么用啊。”李白长叹一口气,“我明明每次都躲着他了,可他都还可以找到我。”


  “白哥……”


  “哪怕是我披着隐身斗篷,躲进废弃的女厕所,他也找得到,元芳,你说他是用了什么魔咒吗?”


  李元芳没有回答他。


  李白不解的目光投向李元芳,发现对方正直直望着公共休息室的入口,像是看到了什么很可怕的东西。


  他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一只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纸鹤轻飘飘地落在他面前,自动展开,里面只有一句话:亲爱的,回头。


  然后李白看见一头张扬的红发,不该出现也不可能出现在格兰芬多休息室,穿着史莱哲林院服的韩信。


  “我找你找了好久,”韩信笑着说道,“为什么躲着我?”


  


  ——tbc——


 又双叒叕爆字数了,想一发完结结果到最后也没有写完,甚至写成了连载……总之,新年快乐啦!


  


  


  


  


  


  


  


  


  


  


  


  


  


  


  


  


  


  


  


  


  


  


  


  


元旦72h活动预告

凑数划水快乐【bushi】


信白民间活动专用号v:

我圈姐姐早上中午晚上好,您看今天已经是这个时候了,元旦一天天的近了,别圈都轰轰烈烈,我圈怎么可以一点动静都没有呢?那不是会饿坏我圈的姐姐吗!!所以,我圈也有活动!!!活动时间持续三天(12.30、12.31、1.1),一共二十四位太太,每三个小时掉落一份粮食,敬请期待。


—12.30—


0:00   @雨治 


3:00   @晴天未雨 


6:00   @碎冰茶 


9:00   @鹤田清澈 


12:00  @月凝绝 


15:00 @细s 


18:00  @长恨歌 


21:00  @希索 


—12.31—


0:00    @水墨天青烟雨洵 


3:00    @温酒


6:00    @我杀老白🍊 


9:00    @摸不得屁股 


12:00  @三月底 


15:00  @每天都想睡懒觉 


18:00  @S先生很勤劳 


21:00  @江傲想吃福华饼. 


—1.1—


0:00    @Meily♪ 


3:00    @听菜名的藤花 


6:00    @致癌物 


9:00    @赵如意 


12:00   @一枕清霜  


15:00  @yumizi 


18:00  @墨菲定律 


21:00  @Coliko🌙✨ 


以上就是这三天参与活动的太太,预告终了,感谢阅览。

这本书真的超级好看!但是从来没有安利出去过……


摘纪录:

这是一个还没过期就已经过时的世界。整个国家都在为没人能正经做事起立鼓掌,毫无保留地为平庸欢呼喝彩。
――弗雷德里克·巴克曼《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感谢推荐

【信白】幸存者

活动最弱的我来丢人现眼了!

*部分灵感和设定来源于《模仿游戏》

*伪蒸汽朋克   伪战争题材   设定混乱

*敌国上将信×密码天才白   年上   十岁以上年龄差

*虚构历史   军事废   基本没有考据   剧情扯淡   没有逻辑

*全文2w3+   有小段强制车   ooc   敏感词偏多全文外链

石墨链接:

(一)

https://shimo.im/docs/BIbjSO7H3U8laCMM/

(二)

https://shimo.im/docs/EcJocfAYLlMQvjB9/

(三)

https://shimo.im/docs/VflhSMSmiQQ9I2c3/

(四)

https://shimo.im/docs/Ip1ZqstMTZoUSg8v/

(五)

https://shimo.im/docs/uKHFlqLI4mwBeNck/

(六)

https://shimo.im/docs/GBRHiwPwbfUDCwfL/

微博图片:

https://m.weibo.cn/6516786896/4265825487582087